巫漪丽:用指尖讲《梁祝》 与钢琴伴一生

来源:本站作者:admin 日期:2019-04-29 浏览:

  姓名:凯发娱乐巫漪丽

  性别:女

  终年:89岁

  去世时间:2019年4月20日

  生前身份:新中国第一代钢琴家、中国钢琴启蒙者之一,首位《梁祝》钢琴伴奏缩谱编写者与首演者。

  生前住址:新加坡

  几个月前,88岁的巫漪丽身着酒红色长裙,在港珠澳大桥上,与郎朗等人弹着钢琴,用快闪的方式唱响《我爱你中国》。

  正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作为新中国第一代钢琴家、中国钢琴的启蒙者之一,巫漪丽用动人的钢琴声向祖国表白,正如六十年前她用《梁祝》献礼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一样。

  4月20日晚,巫漪丽出席一场音乐会时晕倒,送医后于当日22时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9岁。

  听了人生中最后一场音乐会后,这位中国著名钢琴家在音乐的陪伴下永远谢幕。

  与音乐相伴一生 “独而不孤”

  1930年,巫漪丽出生在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外公李云书曾资助过辛亥革命,父亲巫振英则是中国第一代建筑大师。巫漪丽的父母育有三个儿女,巫漪丽排行第二,大哥巫协宁是中国著名消化病学专家,妹妹巫漪云是复旦大学英语教授。

  巫漪丽的音乐生涯颇具传奇色彩。6岁那年,因看了电影《月光鸣奏曲》,年幼的巫漪丽喜欢上钢琴。学琴第一年,她就拿了上海儿童音乐比赛钢琴组第一名。此后,巫漪丽师从上海交响乐团前指挥、意大利著名钢琴家梅百器,与中国老一辈钢琴家吴乐懿、朱工一、周广仁、傅聪同门学艺。18岁时,巫漪丽首次和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贝多芬第一钢琴协奏曲,轰动整个上海滩。1954年,她担任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前身)第一任钢琴独奏家。1962年被评为国家一级钢琴演奏家,巫漪丽受到___总理接见。

  “文革”时期,巫漪丽受到冲击,人生步入低谷。1983年,巫漪丽赴美深造,1993年起,她独身一人定居新加坡。晚年的巫漪丽没有子女,身边也没有亲人,但她以琴为友,生活“独而不孤”。

  巫漪丽租住在新加坡的友人家中,她最爱的钢琴放在客厅。巫漪丽曾说,自己对物质生活的要求不高,“只要有个能让我弹钢琴的环境就行”。感到心情低落时,巫漪丽会弹一些忧郁的曲子排解。她说,“我一辈子想的,就是跟音乐做伴儿。”

  她的生活状态在同龄人中并不多见。此前巫漪丽透露,自己每天都要练琴、读书、写信、听新闻,有时会为演出做准备,也会去看画展、听音乐会,寻找创作灵感。

  晚年的巫漪丽还有一项爱好,就是一直整理几十年来学过、弹过的琴谱和随手写下的旋律,以及其他钢琴演奏家的专辑作品,“整理好了,我希望自己能弹奏出来。”

  巫漪丽的妹妹巫漪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姐姐一生经历过很多坎坷,她是凭着对钢琴的热爱,靠着钢琴的陪伴挺过来的。如今她孤身一人在外,但好在有钢琴陪伴,还能弹琴、教琴,也让我们有所安慰。”

  用钢琴弹好中国乐曲

  由于常年定居新加坡,原本巫漪丽在国内知名度并不高。

  去年,在央视节目《经典咏流传》中,巫漪丽与小提琴家吕思清合奏了一曲《梁祝》。镜头里的巫漪丽满头华发,背微伛偻,指间流出的音符像是诉说着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美故事。

  早在60年前,巫漪丽就与《梁祝》结下了缘分。

  1959年,为献礼国庆10周年,各地开展文艺活动,人们对《梁祝》抱有很高的期望。但当时还没有《梁祝》的钢琴伴奏版。巫漪丽找来《梁祝》总谱,“闭关”数日,改编出了《梁祝》钢琴伴奏版,将其搬上舞台,并成为这一版本《梁祝》的首创者和首演者。

  时隔数十年,再次在舞台上演奏这首曲子,巫漪丽眼中泛起泪光,“我从演奏开始时眼睛就是湿的,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巫漪丽擅长西洋古典及浪漫派音乐的演奏,演奏热情细致、音色优美。但她也一直积极地钻研中国作品,努力用西洋乐器来创新性地表达中华民族的音乐。

  无论身居何处,她始终不忘前辈的嘱咐:用钢琴弹好中国乐曲。

  “贺绿汀先生(当代著名音乐家、教育家,代表作《摇篮曲》等)觉得应该把中国作品弹好,他说如果不好好弹,永远是在纸上,这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巫漪丽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巫漪丽确实在亲身实践着,除了是《梁祝》钢琴部分的首创者,她改编的广东音乐《娱乐升平》也广为流传。

  2008年,在学生的资助下,78岁的巫漪丽完成了一个心愿,出版了第一张钢琴独奏专辑,定名为《一代大师》,其中收录了《松花江上》、《娱乐升平》等多首中国风曲目。

  5年后,巫漪丽又出版第二张个人专辑《一代大师II》,该专辑获得2013年度十大发烧唱片奖,巫漪丽也获得年度音乐艺术成就奖。

  2017年6月巫漪丽荣获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大奖,那时候她已经87岁了。

  音乐声中画下“休止符”

  现任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副主任韦丹文年幼时曾跟随巫漪丽学琴两年。韦丹文回忆,那时到中央乐团巫漪丽的宿舍学琴,巫漪丽的屋子很小,大概只有10来平方米,里面却放了一架三角钢琴,除了钢琴,屋里放满了谱子和音乐书,几乎容不下其他家具。“那时候三角钢琴不多见,一来音色好、贵重,二来比立式钢琴占地方。钢琴和音乐对巫老师来说比什么家具都重要。”

  “我相信她现在去了一个更好的音___。”韦丹文说。

  从朋友圈得知巫漪丽逝世的消息,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钢感到“很突然,很遗憾”。他评价巫漪丽道,“巫漪丽老师是中国最早成名的钢琴家之一,也是中国钢琴演奏学派的奠基人之一,她一生对音乐的执着追求和热爱值得我们敬佩。”

  近些年,巫漪丽常回国参加音乐活动。去年8月22日,“丝路琴声”宁波国际钢琴艺术节开幕,巫漪丽作为特约嘉宾,与小提琴家薛苏里共同演奏了《梁祝》。

  艺术节承办方、海伦艺术教育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顾菁与巫漪丽相处了5天。听说顾菁喜欢听《百鸟朝凤》,巫漪丽专门为她弹奏了一曲,每弹奏一段都会为顾菁讲解,“这个声音是小黄鹂在唱歌,那个声音是百灵鸟在飞。”

  离别时,二人相约今年4月27日在新加坡再见,巫漪丽承诺会再给顾菁弹奏一曲《百鸟朝凤》。不过,顾菁再不能听到这曲《百鸟朝凤》。

  “没想到这次分别竟成了永别。”顾菁哽咽着说,“巫老师在她喜欢的音乐声中离去,我想她最后没有悲伤。”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李一凡 实习生 刘梓桐


首页
电话
短信